日本式的資產公開制度,有時像竹籃打水,國家政權機關做得非常認真,代償但國民並不期待能出公佈出什麼,日本的議員先生們也不可能真的“零”資產
  日本國會公佈了去年當選的480名眾議員的資產報告。480名議員中,“零”房地產加上“零”金融資產的議員有60人。這裡面既有那些天天在電視上喋喋不休的名牌議員房屋貸款,也有如大眾黨黨首渡邊喜美、前首相的兒子小泉進次郎等知名人物。
  議員的名下系統家具資產與實情
  1992年,日本通過了《為確立政治倫理的國會議員資產公開法》,簡稱《國會議員資產公開法》,從第二年1月1日正式實施。該法第一條指明立法的目的是:為使國會議員的資產狀況接受國民的監督,制定國會議員資產公開制度????需要公開的資產項目包括:既包含擁有所有權的,也包usb含擁有使用權的土地、房產、存款、有價證券、車船飛機及工藝品、高爾夫會員證、債權債務等諸多項目。此後每年4月,議員還要向國會提交上一年收入,申報內容包括工資、稿費、演講報酬、存款利息、房地產所得等。這些信息由國會統一向國民公佈。
  但往往議員公佈的資產與他的實際資產有較膠原蛋白大的差距。
  《讀賣新聞》稱,議員中的“首富”是自民黨前總務相鳩山邦夫(前首相鳩山由紀夫的弟弟),總資產達19.99億日元(約1.2億元人民幣),比上次增加了11.83億日元。此外鳩山還持有7個品種共481萬股股票,由於官員所公開的房地產、股價不是按時價,而是按它們取得時的價格計算,所以股票的這一部分資產“賬面”上看不到。
  一位資深國會議員秘書道出了這份《資產報告書》里的玄機。國會議員們可以有“四不報”,即活期存款或放在家裡保存的現金、證券不報;妻子兒女的資產不報;法人名義資產不報;未公開股份公司持股不報。有了這“四不報”,議員們想隱瞞自己的資產簡直太容易了。所以官員的實際資產值有可能大大高於公佈的數據。
  今年議員資產一覽表中,大眾黨黨首渡邊喜美混跡於“零”資產議員中時,讓太多的日本人感到非常不可思議。
  和父親渡邊美智雄不同,渡邊喜美沒有玩股票,在銀行中無一分錢存款,但東京最豪華的地盤澀谷區里有渡邊喜美的住處,這是許多人都知道的。
  渡邊家白色的大門內,是一個很大的院子,茵茵青草高高低低的樹木後,是一座二層建築。這沒有數億到到十數億日元,是根本不可能的。
  可渡邊喜美在提交給國會的“資產等報告書”中,他在“土地、建築物、存款、借款”項目中,卻均填寫了“無該當內容”。
  有記者對這位在野黨黨首、在自民黨內閣出任過行政革新大臣的渡邊喜美的資產做了一項調查。發現在栃木縣那須鹽原市的西那須野車站附近,有一塊3000平方米的土地,上面有套建築掛了兩塊牌子:“渡邊喜美後援會總聯合會”“渡邊美智雄經營中心”。
  渡邊美智雄已經不在,但以他的名字註冊的渡邊美智雄經營中心還維持著,這個中心是個股份有限公司(株式會社),註冊資本為1000萬日元,渡邊喜美為總裁,他的母親、渡邊美智雄的夫人是這家企業的董事,這是一個家庭企業。
  從土地的登記情況看,這塊3000平方米的土地,由美智雄的夫人與兒子喜美設立的共同管理財產的公司“和三紫”管理,2005年,和三紫將這塊土地“銷售”給了渡邊美智雄經營中心,2006年將建築物也轉讓給中心。
  “其實這不過是將個人資產變為企業所有了。”日本記者對《中國新聞周刊》說。
  渡邊喜美在澀谷的豪宅也是管理中心的財產,“不屬於”渡邊喜美的個人資產。這樣在“資產等報告書”中,渡邊喜美的資產自然歸“零”了。而渡邊喜美議員的實際資產應該和鳩山兄弟不相上下。
  480名眾議院議員間“貧富差距”很大。《日本新華僑報》總編輯蔣豐介紹說,那些資產為零的議員一般是“市民活動政治家”,他們家底不夠殷實;特別是那些經常上電視的政治家大都“零資產”;而無一分錢存款的政治家,在日本為數不少。這方面容不得造假。例如,野田佳彥的競選活動靠的是搞募捐,菅直人也是租房子生活,即使有,他們多半也像渡邊喜美那樣已經在當選前將資產轉移到了公司,而自己沒有買股票等金融產品,在銀行也沒有存款,所以在賬面上他們無資產。競選的時候,政黨則會給出選舉費。
  另外,如果一個議員進行貸款,也可能造成債務與資產相抵,公開的財產情況也顯示為零。
  日本議員為何“哭窮”
  日本的政治家和企業員工一樣,每月是有工資的,而且相當高。在日本一個普通的50歲左右的公司職員,每月工資在50萬日元上下(約3.05萬元人民幣),而國會議員,每月10日能從國庫領取129.4萬日元(約7.9萬元人民幣)的工資,到了夏季及冬季領取獎金的時候,還能每次領到300萬日元(約18萬元人民幣)。
  眼下雖然已經是網絡時代,日本也部分開放了通過網絡進行政治宣傳的途徑,但國家對政治家發送信件、外出調查及演講時住宿的飯店等補貼,每月另給100萬日元(約6萬人民幣);而使用鐵路時,議員是有免費乘坐資格的,把這些條件全加在一起,在日本當選為國會議員,個人的收入及享受的福利比中等企業的總裁要強很多。
  可“兩袖空空!”這是在政治家那裡經常能聽到的對話。
  首先,政治家的事務所需要付房租水電費,而且議員還需要雇佣秘書,國家只負責其中的三位秘書的工資,但在東京需要有個事務所,在選區也還需要有事務所,幫助議員在選區內打理各種選民陳情,地方政府訴求,支持者的婚喪喜事等等。雇7到8位秘書是很正常的情形,水電及負責3人以外的四五個秘書工資,就差不多把議員從國家那裡領到的工資及各種費用全部消化了。
  到了選舉的時候,為及時吸收民意,貼近選民,需要再建幾個事務所,這個支出不是小數。參加選舉還要雇人拉票,全部下來至少得有幾千萬日元(1000萬日元約為61萬人民幣)。
  日本的眾議院議員隨時要準備選舉,因為誰也保不定首相解散議會的時間。備好數千萬日元,對日本普通人來說是件十分困難的事。
  一位議員曾算過這麼一筆小賬:一個選區里至少有10萬名選民,每天至少有1個人死亡,以議員的名義發一份唁電,送上一份香火錢,一般需要5000日元(約300元人民幣),一個月至少15萬日元,一年就要180萬日元(約11萬人民幣)。這還不包括隔三差五的結婚賀禮。地方上搞個市民活動,政治家往往也要捐錢,而且比較慷慨大方,捐的錢數就寫在門口的燈籠上,大家都看得非常清楚。
  一句話,議員一年的收入,還不夠養活一支跟班部隊,更別說籠絡這麼多選民的心。
  記者的朋友田中先生曾在幾年前參加過選舉,那次他是真的賣了房子離了婚,隻身一人參加的選舉,結果還是沒有被選上,欠了一屁股債。
  像日本前首相小泉純一郎的兒子小泉進次郎,剛剛當選議員5年,是小泉家的第四代政治家,他目前更需要的是籠絡選民之心,贏得選民更多的支持,因此必然會出現“收入不多,支出很大”的困境。
  功夫在公報財產之外
  而在日本,素有政商結合的土壤,政治人物若想出人頭地,就必須有強大的經濟基礎作後盾。日本競選常常需要周游各地不停地演講,同時,監測對手言論和行蹤,動員組織志願者寄資料、發傳單、打電話,甚至上門拜票;高薪聘請智囊,尤其是製作廣告並買下電視時段,都需要“撒”下大量錢財。
  幾乎每一名政治人物都需要特別的資金來源,才能在政壇立足,而且需要更多的資金支持政治盟友,以便成為政黨中的大佬。初出茅廬,沒有政治影響力的議員,則只能是“清水衙門”。
  《政治資金規正法》對這類捐款嚴格的法律限額,並且賬目必須絕對透明,如果變相要收取企業的不法捐款,一旦查實,立即入獄。每年議員個人的收支記錄也都可以在國會查閱到。
  為了遏制腐敗,30年間相繼公佈了《政治倫理條例》《國會議員資產公開法》等,但實際效果並不盡如立法之意。事實上,日本的政黨政治已逐漸將民主政治帶向一個以金脈與人脈為導向的選舉體制,尤其是在大選區的結構下,政治人物全靠雄厚的資金以及複雜的人際關係來建立票源的基礎;選民投票的取捨,也是看候選人對於自己選區的利益輸送,以及平日各種社會關係所建立的交情來投票。
  雖然有法律的約束,但目前,日本的議會民主制度,實際上是很難和權錢交易斷然割裂開來的,政治捐款問題已經是一個痼疾,對日本執政黨來說是一個通病。2010年,民主黨中兩位最重要的人物鳩山由紀夫和小澤一郎相繼曝出資金醜聞,過去自民黨一些高官也因為政治資金問題紛紛落馬,甚至動搖了自民黨的執政基礎。
  事實上,表示自己“零資產”的大多是新人議員,他們在選舉中散盡家財也是有可能的。而隨著資歷加深,他們想要在政壇上扎得更深,要面臨的是更為複雜的官商“合作”。(特約報道 陳言 發自東京)  (原標題:日議員紛紛申報“零資產”:功夫在公報財產之外)
創作者介紹

網上日誌

oz59ozfcu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