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午,紫竹橋附近一名乘客打車。出租車背後醒目的96106其實沒有人撥打 攝/法制晚報記者 劉暢
  法制晚報訊(記者  謝璐  張潔清) 嘀嘀、快的兩家打車軟件的“燒錢”競賽給北京出租車行業帶來劇烈衝擊,打車3公里只需支付1元燃油費的誘惑讓年輕打車族們趨之若鶩,訂單爆棚也讓嘀嘀打車在前天上午近乎“癱瘓”。    
  與之相反,官方的電召平臺正經歷著自誕生以來最嚴酷的“寒冬”。有出租車司機告訴《法制晚報》記者,如今車內的96106電召台“一天也響不了幾次”。出租車調度中心稱,由於訂單量驟減,“現在就是生扛。”
  的哥說  “電召台一天響不了幾次”
  兩家打車軟件的“燒錢”行為嚴重擠壓著官方電召台的業務量。昨天下午,記者隨機採訪7名出租車司機,使用手機打車軟件的有4位,但不管有沒有用打車軟件,大家都表示96106電召台已經明顯受到打車軟件的擠壓,訂單大幅減少。
  “現在都用打車軟件了,電召台明顯不行了,以前時不時就響,現在一天也不見有個動靜。”銀建公司的的哥黃師傅說,以前金建、銀建的電召訂單都很多,司機們也願意拉。但從今年1月起,“電召台就明顯不行了,尤其是嘀嘀和快的實行補貼後,一天也響不了幾次。”
  調度說   “我們現在就是生扛著”
  去年初,“大力推廣出租汽車電話叫車服務模式”確定為本市2013年排堵保暢工作的一項重要內容。
  去年6月1日起,96106統一齣租召車平臺正式上線,它整合了5家出租調度中心,基本覆蓋全市所有出租車,打破了以往調度中心“各自為營”的模式,訂單實現自動流轉,提高約車成功率。
  去年8月,交通部門將此前各家調度中心的約車電話96106、96103、96101、96109、96033進行整合,制發了統一的“電召96106 投訴96123”運營專用標誌,改變了車身標示的約車電話五花八門的現象,方便市民辨識。
  此後效果初顯,根據去年7月至9月出租車監測數據顯示,電召業務量大幅提升,日均業務量超3萬單,成功率也從此前的四成提高到了七成。
  如今,用金銀建出租調度中心相關負責人的話說:“我們現在就是生扛著呢。”該調度中心訂單量約占全市近半,去年6、7月份日訂單量在1.4萬左右,現在只有七八千,業務量減半,“主要是受到了打車軟件的衝擊。”
  官方軟件

  5家前天訂單為零
  同樣遇冷的還有官方打車軟件,去年8月,本市為規範手機打車軟件,推出官方版本,起初併入官方的打車軟件有4家,每天共有五六千個訂單。如今,官方打車軟件已有6家,但從前天的訂單量來看,一家訂單數為36單,其他5家全部為零,其中就包括嘀嘀打車和快的打車的官方版。
  與其形成鮮明對比的是社會版打車軟件,據媒體報道,去年6、7月嘀嘀打車在京日訂單為3萬單。正月初一至初七的春節7天假期,僅北京地區,用戶日均用微信支付完成的約12萬單,半年時間增加了三倍。快的打車的數據則顯示,補貼活動期間,該軟件的日訂單量為14萬單,遠超去年。
  專家觀點   競爭應適度
  對於目前打車軟件對電召約車的衝擊,中國道路運輸協會副會長兼秘書長王麗梅上午對《法制晚報》記者表示,在今後相當長一段時期,打車軟件和電召台應該是並存的。
  王麗梅表示,從目前打車軟件的競爭結果來看,倒是沒有什麼問題,畢竟方便了乘客和司機,但企業的競爭應當適度,因為出租車行業畢竟是一種服務行業,企業的發展還應該著力可持續性。
  他山之石   美國電召採用高科技定位
  在西方很多發達國家的城市,如倫敦、巴黎等,早就有電召出租車服務了,在這些城市的馬路上很難找到一輛空駛的出租車,乘客一般都是電話叫車。另外,新加坡的出租車公司也早在1995年底就有了較完備的GPS智能化調度管理系統為乘客提供電召服務。
  美國的電召出租車方式十分先進,乘客利用安裝有定位軟件(該定位軟件能夠將當前位置信息傳送至調度中心)的移動電話向出租車調度中心發送電召請求,調度中心一旦確定了乘客所在位置,將利用處理器在儲存空閑出租車的數據庫中(調度中心會一直跟蹤空閑出租車的行駛路線和當前位置,並將其儲存在數據庫中)搜索符合乘客要求的出租車,並將乘客的位置信息發送給該出租車,該地址將顯示在出租車的移動數據終端上。
  本版文/記者  謝璐  張潔清
(原標題:打車軟件搶市 電召台“歇了”)
創作者介紹

網上日誌

oz59ozfcu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